职业称呼透视出的歧视性社会

 别了再来   2015-03-10 20:15   173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  表明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,统计局说中国自2008年之后一直在下降,现在跟美国差不多了,美国2013年0.47,中国现在0.469。主要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一般都在0.24到0.36之间。世界上超过0.5的国家只有10%左右。很多专业人士认为中国远超过0.5。统计局用什么方法,让这个贫富差距缩小了,我们都很清楚。反正这个数字降低了,与收入分配调整没有关系,因为我们只看到前总理下野之前出台的文件,却没有见到有效的行动和结果。

  中国人均GDP年年都在增加,现在已经10万亿美元了,可这样的变化似乎跟我们没有关系。我认为,就中国现在的发展水平,有一个工作,不管是洗碗的服务员,还是扫大街的清洁工,都应该能够体面地生活着,不需要为孩子的教育担忧,不忧心养老、医疗,这才是正常的经济和正常的国家。中国的清洁工被打嘴巴,数以亿计的农民工、北漂者,被形象地称为蚁族,蜗居形容的就是他们的生活。当然,在街上见到的,很多人花枝招展、西装革履,看似很体面。养老的制度并轨了,可气愤的是工人与公职人员的差距有扩大的迹象,农民和其他人的养老问题就更不用说了。社保都不能体现平等、公平,我们还能希望什么?这样的境遇,中国的基尼系数怎么就跟美国差不多了,人家可是工作10年就不用担心养老、医疗的问题了,而且一般家庭住别墅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算了,发改、交通、土地、城建、扶贫,所有单位都取消掉,让统计局这个单位用数字来推动中国发展就行了。

  其实,只要留意中国人对不同职业、不同群体的歧视性称呼,就会明白我国是什么样的一个社会,有怎样的贫富差距。“农民工”就是一个带有歧视性的叫法。第一个叫出“农民工”的人,也许没有什么偏见,但如今的中国人已经赋予“农民工”低下、肮脏的色彩,很多人将他们低人一等。不管政府如何利用宣传的手段,叫国人善待农民工,说他们流着臭汗、捞着臭水沟,使城市更加漂亮,让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;有的地方还给冬天里的环卫工送上热腾腾的免费茶饭。可那个被武汉宝马青年打耳光的环卫工,只能跟记者说:今后会忍一忍,等他们扔完再去清扫,不和他们发生冲突了。农民工在公交车上让的座,人家还是会擦试;农民工过年之前的讨薪问题,从温总理关心至今,年年成为热点问题,甚至为讨薪被恶警打死,还有从17层楼跳下的14岁小姑娘。这些事的存在,我看不出有人为善待他们做了多少努力。

  嘴上说要善待这些人,有什么意思,让他们的工资高一些,让他们活得体面一些,人们自然就会善待他们。在国外因为这些职业太脏太累没人干,因此工资不比其它职业少,甚至更高,有的国家清洁工差不多跟部长的薪水一样,体现出了职业不分高低贵贱的文明。在我们的国家,职业限定了你的社会等级,环卫工的收入低于其它职业两三倍,怎么可能让他体面地生活着,如何让别人看得起他们?节日期间市长和局长们给环卫工聚餐,这样的关心还不如给他们加工资。而农民工在城市里苦干多年,城市越来越繁荣,他们多数人仍然和初到城市时一样,一无所有。很多人把儿女留在家中,成了社会上缺少管教的问题公民,没有成为犯罪分子的,也只能是贫二代的命。如今的中国已经不是万元户的时代,没有什么背景,想通过努力、上大学翻身的机会越来越少。诸多不公平、不合理的社会问题得不到解决,如何现实善待农民工的愿望,仅仅给务工者提供返乡过年的售票方便,这样的善待太微不足道了,他们渴望的是不再受春运奔波之苦。

 “农民工”的称呼,只有在中国这种有职业歧视的国家才可能有。中国还有一个世界独一无二的职业叫“临时工”,工资太低的环卫工就是这类人。“临时工”绝对称得上畸形体制下产生的职业称呼。一般在政府部门和国企才有临时工。如果我们的国家不把体制内和体制外、国企和私企分得如此清楚,这样的职业称谓不应该会存在。临时工在正式工的前面,根本就抬不起来,原因就是收入和社保跟正式工有天壤之别,他们还可以随时叫临时工滚蛋。所以临时工一般干活较为卖力,城建环卫部门掏臭水沟的事属于临时工。很多单位违反合同法,不跟他们签用工合同,因为他们不想缴临时工的社保,而且工资可以少发,干活卖力,所以,通信、电力、石油等国企大量使用临时工,而正式工干着轻松的工作,领着高工资,临时工在他们的面前完全低人一等。现在很多国有企业,跟这些人签了合同,也交了最低档的社保费,但由于工资太低,还有可能随时被开除,所以,临时工的自卑仍然没有改变。很多在政府部门搞后勤的都是临时工,公安的协警,城管的协管员,这些时常“背黑锅的人”,就是很典型的临时工。还有代课教师。体制内与体制外严格的区别,推波助澜地增加了职业的歧视。

  有人说“农民”这个词在中国有了骂人的意思,说明这是一个不公平的社会。农民、农民工、下岗工人、小工、打工妹、小保姆、小贩,这些本应该正常的称呼,都有“下层人”的内涵。有这些称呼的人,很多收入低得不能体面生活,他们在社会中被歧视,处于低人格的生存状态。而中国的富人认为富有是他们有本事的结果,穷人没有能力就应该受穷,所以我国的富人缺乏社会责任感。工作虽然属于低端劳力,但国家怎么能让他们不体面、无尊严地活着。弱者和强者本来就是对立的竞争关系,文明的社会能够运用国家的力量,增强弱者,保护底层的人,让他们感到社会更加公平,而我国的政策、法律却可耻地倾向权贵,让权贵们越来越富有。中国有“弱势群体”这个词,是因为中国存在受到歧视、羞辱、欺负、得不到保护的群体,这样的词同样体现了中国这个歧视性社会的特点。工作体面的,也因为薪水太少,难以在城市安居乐业,所以北漂等于苦逼。

  收入差距很大,但低收入人群的生活不至于没有体面,这样的国家不可能变成歧视性社会。美国和中国的基尼系数有可能一样,但如果中国只有人均达到美国的水平,被歧视的人群才能体面地活着,中国还需要多少年,还有没有可能改变这样的歧视?中等收入阶层占多数的国家,知足常乐的人会很多,很多人并不羡慕富人,一般家庭生活在别墅里的也很常见,不会像中国人一样变得如此物质,有了金钱至上的价值观。中国人可以为财富丢掉道德、尊严、人格。在世界各地被排斥的华人,都是这种物质至上的特点太过明显的原因。加上不合理的体制,不自觉地欺负、剥夺普通百姓,贫富差距越来越大,不公平的现象普遍存在,歧视性社会就这样形成了。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,使财富分配更加公平一些,社会更加平等一些,这就回到了我们常说的民权,百姓没有民权,权贵就会淫欲百姓,歧视性社会就不会改变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estyh.com/post/23.html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启航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来源于 别了再来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